火狐全站

火狐全站
[新站]
党史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政政治教育专栏 > 党史故事 > 正文
没有故事的英烈——革命烈士麻忠新
作者:毛永波      发布人:高敏      发布时间:2021-04-01

 今年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中共中央向全党发出了学习党史的通知,习近平总书记在学习党史动员大会上做了重要讲话。时近清明,火狐全站通识教学党支部组织党员和部分青年学生到西安烈士陵园给烈士扫墓,缅怀先烈,有一个活动环节,讲革命英烈故事。

因为地利的原因,我早到了一会,就在想,如果让我讲英烈故事,我该讲什么呢?搜肠刮肚地想了好大一会,才想起和我亲缘关系最近的一个革命烈士——我的二丈人麻忠新烈士。

二丈人就是岳父的二弟,按我们白水县的称谓,我称之为二丈人。

可是,二丈人的历史和故事我知道的很少,不仅我知道的很少,在我所接触过的资料中,也介绍的很少。

一九八六年夏天,我第一次上女朋友(现老婆)家门,看见大门门扇上钉一块竖制“革命烈属”的牌子,黑框黄底黑字,文具盒大小,我就纳闷,这是谁的血肉为这个家庭挣来的荣誉?类似的“光荣军属”的牌子我见过不少,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家因二堂兄当兵曾经挂过一块,村里有当兵的人家家门口都有,九十年代二弟当兵时家门上也挂过一块,但是“革命烈属”的牌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问女朋友,答,我二大的。明白了,就是女朋友的二叔。在客窑里看见烈士的照片,一个酷似岳父的光头小伙子。又问,怎么牺牲的,女朋友说,不清楚。岳父说,打宁夏时死的。看看照片,无语。准女婿不敢造次,不好没完没了地刨根问底。

一九九一年,朋友送我一本1989年版的《白水县志》,在革命英烈卷里,我看到了二丈人的简介和照片,拢共四行半,百十来个字吧。照片还是客窑那张照片。原文照登:麻忠新(1924~1949),西固乡中文化村人。1946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山西战役中,勇敢杀敌,1948年12月21日被评为乙等“人民功臣”,明令嘉奖。1949年9月在解放宁夏战役中光荣牺牲。

前几年,他们村一个业余村史专家送我一本村史《文化村文化魂》,我专意找二丈人的事迹,与县志相比较,除了把体裁转化成诗歌描述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新内容。

今天,为了预备着讲革命英烈的故事,我打开革命英烈网,输入二丈人的名讳,还果真网上有名,只不过介绍更简单,用表格的方式表达,增加了牺牲的地点和战役,1949年9月在解放宁夏时在同心县下马关战役中牺牲,职务,排长。又在网上百度,有一个资料说他是二军区的一个排长。但是是哪个二军区?没有介绍。

有一位女老师讲了宣侠父的故事,有一位学生讲了曹力如的故事,两个故事都讲得很生动很完整。我认真听了,这两位革命先烈,都是很有故事的人物,故事从头至尾贯穿着正能量,英雄人物高大上。而我的二丈人呢,寥寥数语的资料和不可考的年代久远,加上没有任何细节描述的高度概括,我的二丈人还真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先烈。

于无字句处读书,于无故事处开悟。结合后来我从岳父岳母及妻一家人那里听来的片段,我想说说对二丈人的感悟。

没有故事本身就是故事。只不过这故事不是那故事。据新中国成立之初的普查,从中国共产党成立算起,全国为革命牺牲的共产党员和革命仁人志士共有2100万人,中华英烈网上,有名有姓的烈士168万。想想,这其中有多少普通的民众和战士,他们牺牲得无声无息,甚至有些连名字都没有留下,连一个独立的墓碑都没有,惶提青史留名。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故事,那就是为民族的独立自主而奋斗和牺牲的故事;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革命英烈;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墓碑——人民英雄纪念碑;共和国的功劳谱上,他们用鲜血集体签名。

英雄生来不是英雄,时势造就英烈。

二丈人有一个凄凉悲苦的童年,乃父早逝,母亲为让他逃命,将其两度送人,第一对养父母有了自己的孩子后“退货”,第二对养父母是他的五叔夫妇,他给五叔夫妇成功引弟之后,五叔撒手人寰,在国民党“两丁抽一”的征兵政策下,他被五婶“出卖”,被抓了壮丁,穿上了国民党的军装,想必是参加过中条山狙抗战的,有限的资料表明,他1946年2月参加解放军,这时他已经22岁,想必已经是一个老兵,解放战争尚未打响,是他思想觉悟叛逃了国民党?还是在国共摩擦的某一次战斗之后做了“解放战士”?拟或是被长官裹挟着投诚?没有可考的资料。但是他加入革命队伍之后,一定是解放军的好战士,这从他的介绍中可以看得出来。在宁夏,他是死在“马家军”的偷袭中?还是冲锋的路上?或者是一颗流弹甚至是一次事故?同样无法考证。但无须考证的是,他是为解放宁夏、解放全中国而牺牲的。

死者长已矣,生者当珍惜。巴顿将军说过,一个军人最好的归宿,就是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二丈人战死在共和国成立前夕,可谓是被“最后一场战斗的最后一颗子弹”打死的,此后全国大部分地区解放,国家转入和平建设。对于军人,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最后一批军人的牺牲,意味着战争的结束,和平的来到。对于亲人来说,战士没有活着看到自己牺牲换取的胜利成果,也没有活到论功行赏和分享胜利果实,岂不扼腕叹息。但人死不能复生,后人必须珍惜前人的牺牲,珍惜当下的和平和幸福,缅怀先烈,用感恩的心去对待先烈。

二丈人死于二十五岁,他没有遗言,没有遗产,甚至没有遗物,没有家室,没有子嗣,什么都没有留下,只留下一张英俊的相片,浩瀚文字里的简单记述,一个“革命烈士”的光荣,一块“革命烈属”的牌子,只可惜,门楼几经翻修,这牌子也不知去了哪里。

 

上一条:陈望道与《共产党宣言》——摘自《陈望道传》
下一条:那一年,他们正年轻……


Copyright © 火狐全站

校 址:西安市灞桥区狄寨路57号   联系电话:(029)62976698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官方抖音